当前位置:天宝彩票app > 天宝彩票平台 > 神州风光拍录外延增添化的通首至尾的经过和熏

神州风光拍录外延增添化的通首至尾的经过和熏

文章作者:天宝彩票平台 上传时间:2019-12-29

原标题:创作|打破传统风景摄影边界

从 21 世纪初期开始,中国摄影界掀起了对风光摄影批判的浪潮,部分原因是国内风光摄影的畸形发展导致其语意不断窄化,致使风光摄影后来成为拍摄雪月风花糖水片的专属名词。于是风光摄影一词便逐渐被更为中性和通用的风景摄影一词所取代。伴着风光摄影衰落而崛起的是目前在国内如火如荼展开的景观摄影热潮。较之风光摄影来说,景观摄影的审美不再局限于愉悦视网膜的小情小景,而是更加注重与社会现实的连接,其无表情外观的美学特征使这类风景更加具有批判性和向社会发声的可能。一、风景摄影外延扩大化的具体现象和艺术手法景观摄影与风景摄影的关系风景摄影进入当代摄影的语境,不仅涵盖了风光摄影,它还在原有的基础上外延扩大出了很多新风景。这一外延扩大化的现象比较突出的表现就是最近较为热门的景观摄影的出现。景观摄影是指一种出现在消费社会、城市化进程中,建立在冷静、理性和相对客观的观看方式主导下,以人造景观作为拍摄对象的摄影类型,兼具了风景摄影的影像形态和纪实摄影的社会性,具有很强的当代性和批判性。它的出现无疑让我们对风景摄影这一门类有了更广泛和丰富的认识,对于风景摄影的载体和社会价值也有了新的看法和思考。然而,景观摄影并不能算作一个独立的摄影门类,而是应该作为一种摄影现象来理解,这种介于传统纪实与风景摄影范畴的表达已逐渐成为中国当代摄影实验的新热点。我们亦可以把中国目前出现的景观摄影作品纳入到风景摄影这一概念里来,而不应该割裂来谈风景摄影与景观摄影,它们之间并不是对立的关系,而是存在一种承前启后的关联性,同属于风景摄影的范畴。陈建中在《由类型学摄影到景观摄影》一文里表达了同样的看法,1他认为对于中国风景摄影这一术语来说,要不断地依时代变迁从而追加其外延定义,这就给当代景观摄影在历史和社会变化大背景下的文化诠释提供了便利,同时也为学术上的前后比较研究在术语上提供了贯通性。传统风景摄影之外的新风景除去这些遭遇批判的风光片外,风景摄影还有多少种观看与视觉的可能?我们不妨从目前中国出现的几类不同于传统风景审美趣味的创新尝试中,选取部分认可度较高又具有代表性的风景摄影式样做归类分析,以便深入思考影响摄影嬗变背后的意识形态和社会现实,让我们对风景摄影有更多元和直接的认识。1. 关注人与自然和人类生存环境的风景摄影以往风光摄影表现景物只注重美丽的一面,以歌颂自然、抒发个人情感为主,往往忽略了人与自然、人与环境关系这个问题。同样是走出家门,走进大自然拍摄自然风光,在当代的风景摄影议题中我们看到了更多富有现实主义内涵的作品。像王久良《垃圾围城》、许宝宽《新风景》、杨哲一《山水》系列等。他们从环境污染、人为破坏的角度切入风景题材,关注的是被现代文明侵蚀后的土地和自然风景,传统文化中原本用来修身养性的山水也已然变成了货真价实的人造山水。 2. 从自然走向社会的风景摄影当风景从自然走向社会,我们看到的不再是都市美丽的风光和雄伟的建筑。风景在当代摄影中剥去的是城市虚假、美丽的外衣,挖掘的是更深层次的政治和社会的隐喻。这样的景观作品其背后充满着摄影师对现实的审问与批判,亦能引发人们的思考,而不再是为都市的繁华颂歌。于是外部空间权力化的景观2,像何崇岳《计划性生育》、杨铁军《政府大楼》、王国锋《理想》;现实荒诞化以及欲望视觉化的景观:曾翰《超真实中国》、倪卫华《风景墙》(2012)、朱峰《上海零度》、郑知渊《上海面目》等,都成为我们这个消费社会和城市化进程飞快的时代最典型、最具有代表性也最奇特的风景。 3.流浪的风景 除了拍摄自然景观和人造景观外,还有一类风景摄影的类型在年轻摄影师中颇为流行,那就是流浪的风景。像骆丹《318 国道》、游莉《寂静的纬度》、张晓《海岸线》、张克纯《北流活活》等。他们选择游走,选择在路上,去发现别处的生活和最真实的自己。尤其是在极端的物质主义价值观越来越成为目前中国唯一的价值评判标准的时候,很多年轻的摄影师便选择挣脱眼前的困境,让自己做一次流浪汉,在路上感悟生命的本质和生活应该有的底色。因为年轻,所以他们有流浪的勇气和更少的羁绊,他们的影像同样也是远远的看,静静地等待,以及时空的神奇际遇后得到的,这样的风景有着安静的气氛和个人强烈的态度,背后是作者游离尘世的心和一个局外人的眼光对别处生活的思考。从他们的观看和思考中我们看到了社会的发展、人们的生存状态以及人与生存的土地、人与自然的关系。有关风景摄影里的人的思考风景、摄影、人这三者的关系是怎样的,又是如何发生变化的?人在风景摄影里的出现,是对人的强调还是弱化,又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是值得探讨的。中国早期的风景摄影尤其是风光作品里很少出现人,即使有人出现也是人与自然和谐统一。人总是作为环境的陪衬物,不是很小就是被有意弱化,不参与整个风景的叙事。然而这样纯自然的风光摄影已然走到终结,不是被收入图库就是被用于商业背景。我们看到的当代风景摄影的作品中人的痕迹越来越重,无论是批判还是强调,我们已然无法回避的一个现实问题就是人与自然关系的改变。我们从一开始对自然的畏惧和崇敬到对自然的征服和利用,再到后来的强夺和破坏,人类无休止的欲望改变着大自然,也改变着我们可以看到的风景。正如杨承德《恶之花》里城市周边被废弃的土地一样,人类的狂妄圈占和不合理的开发已然使大自然处处残垣断壁荒野片片。而火炎《新桂林山水》也向我们展现了一个被人类意志强行介入的自然。二、中国风景摄影外延扩大化的原因百年不变的中国风光摄影的时代局限性中国风景摄影外延扩大化的最主要原因就是百年不变的风光摄影的时代局限性。而造成这种局限的原因正是我们把风光摄影绝对化成了一个专有的名词,就是指那些拍摄带有传统审美情趣,追求天人合一的文人士大夫情怀,过于艺术沙龙化的雪月风花的美景,而不是通过丰富实践获得的定义开放、姿态丰富的风景摄影。所以中国风景摄影才遭遇风光摄影的瓶颈,止步不前。我们不可否认早期风光摄影的价值,也不得不承认唯美的风光片过多的作为愉悦视网膜的底层审美的摄影实践,而且其泛滥的趋势对中国摄影的发展造成了很大障碍。百年不变的风光摄影势必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也无法在世界人口剧增、人类生存环境恶化、经济高速发展、城市景观纷繁复杂、社会问题层出不穷的历史进程中参与现实对话,不能更多地关注和批判我们现实生活中存在的问题,具有明显的时代局限性。受西方当代摄影的影响此外,中国风景摄影的外延扩大化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西方当代摄影的影响,而其中以中国为创作选题的摄影师,无疑是最直接启发和影响中国摄影师创作的。例如加拿大摄影师爱德华伯汀斯基从 2002年就开始在中国拍摄的一系列作品3,并在 2006 年拍摄了纪录片《人造风景》;以色列摄影师纳达瓦坎德则在 2006 年~ 2008 年间,带着他的大画幅相机从长江的发源地到入海口一路拍摄,展示在飞速的经济和社会转型期间,长江两岸居民的生活状态、城市与建筑的变化,还有在国际上有较高知名度的杜塞尔多夫学派的安德烈古斯基、托马斯斯特鲁斯等,他们对城市大型消费场所、社会景观或是工业场景的关注以及在中国的宣传和推广都促使我们去关注自己的生存环境,也促使我们反思摄影来寻找我们自己的摄影语言和方法。中国摄影师的背景与他们的自觉探索我们从前面列举的在风景摄影创作上有探索和创新的诸多摄影师中可以发现一个很明显的现象:大部分都是年轻的摄影人,而这其中又有像骆丹、张晓这样直接从报社记者出身的摄影师。他们有自己的思考和看待事物的方式,并主动探索和尝试新的视觉语言和表达方式,而不是继续沉迷于风光摄影这样的创作类型。而这正是因为他们处在一个更加复杂、开放和多元的时代,而这个变革的时代更加强调对社会现实的关注和批判。可以说,年轻摄影人是中国摄影界前进的直接动力,他们对现实的关注、对社会的责任感以及对当代影像的自觉探索,都推动和影响着中国摄影艺术的发展。三、中国风景摄影外延扩大化的影响以风景摄影的外延扩大来反观我们生存的环境分析风景摄影这一类型在中国的演变,同时也可以反观我们整个摄影界的发展现状,甚至是我们人类的生存状况。没有哪门艺术会比摄影更直观、更真实地影射我们的社会现实问题。例如早期的风景摄影对于人性的启蒙和爱国主义的寄托以及个人与祖国归属感的身份认可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而如今兴起的景观摄影正是对城市化进程中出现的问题以及人类生存环境恶化的境况的真实写照和反思。人们对于风景,或者说景观,有着丰富复杂的寄托,同时人类也因此遭逢了许多理解自然与景观的方式与表现手法,丰富了、深化了对于风景、风景摄影的理解。推动摄影当代发展的步伐,从保守、单一向更符合当代艺术的面貌迈进探讨中国风景摄影的外延扩大化,最明显的一点无疑是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当代摄影的进步,它不再像题材保守和审美单一的风光摄影,而是更加注重与现实对话,与时代接轨。同时,摄影走向当代,它的多元性、包容性、批判性等已经让艺术门类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这种当代性之间的外延和起源差别让我们在面对一个摄影门类的概念时,不再固守传统的观念,而是更加注重外延和扩充对它的理解和界定。景观热正在催生出新一轮的摄影大军和过于形式化的景观近几年中国摄影界出现的越来越多的有关景观摄影的展览直接把景观摄影推向当代摄影的主流,它直接影响着摄影人的创作。此外,展览的宣传作用也让更多的人去学习或效仿。一时间,摄影圈里便出现了景观热,而景观热正在引发新一轮的问题,例如越来越多过于形式化的批判式景观,并没有体现出创作者过多的思考和对现实问题的理解,只是徒有表面的模仿。正如颜长江在《荒诞以及荒诞之后》一文中所提到的:我们应该不止于揭示荒唐,这样的东西已太多了,我们批判时应该有收敛、理解与同情,保持一点对现实和人们的温情,这就是时下罕见的文化品质悲悯。如是,景观才能上升到内心的高处,景观才有教堂的意义,才有仪式感受,才有拯救与逍遥!4正因为我们过于缺少独立思考的习惯和对现实深入的体验与理解,只是一味追逐潮流和形式,我们的摄影才会屡次遭遇发展的瓶颈。缺少独立性和原创性的作品也往往是最容易被模仿的,正如现在越来越多趋于雷同的景观作品充斥于大小影展,大有当时风光摄影的势头。然而景观摄影一旦泛滥,风景摄影在当代语境中必将会再次陷入困境,寻找新的突破和出路。

第四届中国·长安摄影周将于12月2日在广东省东莞市长安镇举办,展览将持续至12月9日。本次摄影周由东莞市摄影家协会、东莞市长安镇人民政府宣传文体局主办,长安影像中心、长安镇摄影协会承办。

图片 1

如何评价40年来与中国改革开放同步的中国风景摄影,是一个富有挑战性的话题。策展人那日松希望用几个展览把40年的发展演变过程梳理出来,最后定下主题展、探索与对话、关注新风景、域外风景四大框架。作品时间跨度从上世纪80年代到当代的中国风景,包括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摄影,再到当代的新风景摄影,以此整体展现风景摄影40年变迁。“总体看上去可能有些跳跃,但我想藉此打破所谓中国传统风景摄影的界限,拓宽风景摄影的边界。现在的年轻摄影人眼界非常开阔,对风景摄影有自己独立的理解方式。因此,不论是风光摄影、纪实摄影、观念摄影,还是所谓的当代摄影、景观摄影,它们都不是孤立的,摄影是发展的。 ”那日松说。

图片 2

广义的风景摄影几乎与摄影术的诞生同时出现。最初,伴随19世纪大旅行而唤起的对于自然人文景象的占有、清点欲望和对于人的行动能力的夸示与确认,刺激了西方风景摄影的兴起。产业社会的发展,包括了像美国新边疆开发这样的壮举,使摄影家的镜头始终紧跟着资本扩张的步伐,在展现了西部壮丽景色的同时,也传达出工业革命的气势。而战争征服与侵略,尤其是战场风景,同样被纳入了摄影的视野,并转化为另一种景观。亚当斯的风景摄影的单性原理,即男性原理,也因此显得特别露骨。

从中国传统风光摄影到现代新风景摄影

本次摄影周以“新时代、新风景”为主题。摄影周期间将带给大家丰富的影展及活动——16个风景摄影展、2个摄影论坛、3个摄影讲座、3个摄影分享会、一个摄影PK和一个联谊活动。展区包括长安图书馆、长安体育公园、榕树下文化空间。其中,由孙成毅、陈业伟、龙江从不同高度观看下的8000米雪山而组成的《雪峰传奇致敬展》,蔡焕松师生7人推出的《潮汕民俗文化》摄影展将为观者带来独特的视觉盛宴。“新时代、新风景”论坛、“雪峰传奇论坛”将围绕风景摄影的新经验与新观念展开讨论。

罗伯特亚当斯作品

大凡接触摄影者,拿起相机几乎都是从风景摄影开始,因此风景摄影有着最广大的群众基础。同时,风景摄影又是最大限度调动摄影诸要素和各种技术手段的影像门类,因此被诸多专业摄影家所钟爱。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发展的步伐,中国风景摄影得到极大发展。

本届摄影周的另一个亮点是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授予东莞“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东莞首席代表处”,这是全国唯一一个地级市被授予这个称号。广东省摄影家协会民俗委员会也将在本届摄影周期间宣布成立。

这么粗粗一看,已可大致发现,原来风景摄影并不单纯,它一直与人类的各种目的与野心相缠绕,并不是一个美字或是崇高二字可以打发得了的。人们对于风景,或者说景观,其实有着丰富复杂的寄托,而且人类也善于利用风景服务于各种政治、经济、军事与文化的目的。而在这样的利用过程中,人类也因此遭遇并提出了许多理解自然与景观的方式及表现手法,丰富并深化了对于风景和风景摄影的理解。如果说真有什么风景摄影的话,那就是通过这样的丰富实践而获得了定义开放、姿态丰富的风景摄影。如果真有如杜尚所说的愉悦视网膜的风景摄影的话,那也不过是广义的风景摄影中的一种,而且属于审美层次最低且最少精神性、艺术原创性与现实批判性的一种。

图片 3

本届摄影周明确了今后中国•长安摄影周皆以“风景”为主题的大方向,以“学术和典藏”为核心的定位。影像展以高端、精品、经典为准则,论坛、讲座则以学术、研讨、分享为主。同时,中国•长安摄影周更注重作品的市场化价值和作品经由学术论证后的深厚内涵阐释。

一些外国摄影家通过实践开拓出了风景摄影的新的面向,比如托马斯斯特鲁斯、北岛敬三等人就以都市死脸的画面,质疑了现代文明与全球城市的同质化倾向。米斯拉奇的核爆试验场风景和克劳迪希尔斯的原联邦德国北约军队射击训练场风景,则牵涉了冷战记忆与人为造成的自然创伤等议题。日本摄影家柴田敏雄的《日本典型》也同样集中展示了伴随着高度经济成长所引发的日本自然风景的深刻变化。柴田敏雄的照片中的自然已经是自然与人工这两者马塞克式地胶着在一起的奇异景观,这既出示了自然遭受的无可挽回的破坏,同时又具有一种抽象的视觉效果。宫本隆司的《纸板箱:流浪汉之家》,则以针孔摄影的方式,获得了从流浪汉的栖身之所纸板箱看到的美丽城市景观,他以美丽的景象与非人的生活所构成的巨大反差,讽刺了资本主义的伪善。他们的各种探索,完全改写了风景摄影的定义,辟出了许多新路。

康德说,美是感情的理性呈现。我们为什么拍风景?风景摄影家于云天拍摄的喜马拉雅山曾在全国比赛中获奖,如今他还记得当时在珠峰下与雪域高原合影的情景,“深感与自然相比人太渺小了” ,这种感受让他永远走在风景的路上,“因为山在那儿,在远方” 。青年风景摄影家叶文龙从小生长在雁荡山下,寄情山水是他拍摄风景的初衷。

中国•长安摄影周是东莞长安镇的重要文化品牌,旨在以摄影为媒,让世界了解长安,让长安走向世界。这里充分展示、分享中国最好的风景摄影作品,聚集最高端的学术论坛,碰撞出精彩的思想火花。

柴田敏雄,日本典型

图片 4

精彩活动:

宫本隆司,纸板箱:流浪汉之家

传统风景摄影家充满寄情山水的理想主义浪漫情怀,以扎实的美术基础和传统文化学养,观看和审视自然现象,抓取视觉快感。现代风景摄影家无论东西方都是从人文思考的角度来审视自然现象,镜头聚焦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人在自然中的生存状态。如果说,不同风景摄影以公共情感与公共话语的不同内涵影响大众,那么,公共情感主要激发大众视觉美感的表层情绪,引起普遍意义的情感互动和共鸣;公共话题则通过涉及社会性问题的影像表达,引发大众关注获得社会影响。

2个摄影论坛、3个摄影讲座、3场摄影分享会、1场摄影PK、1个联谊会。

其实,中国当下复杂的现实环境,已经给中国的风景摄影表现潜在地提供了许多可能性。如果我们愿意以更柔软的思维与开放的态度来看待中国的当下景观的话,我们会发现,这个地球上没有哪个国家会有比当今的中国更离谱因而也是更丰富、更奇异的人工或半人工的景观了。即使是自然景观,也因为人们粗暴、自私、贪婪与自以为是的自大而变得不再自然,自然风景正遭受各种名目的破坏,人们求一方净土而不可得。那些尚未被触动的自然风景,或者已经被人力染指的风景,与处在这种激烈变化中的现实景观的丰富性相比,其实早已相形见绌。当代社会与现实景观日趋失序的混沌与剧变,正导致当代景观大步走向一种可称为风景的终结的危机状态。而这种状况,实际上令当代中国的风光摄影可能遭遇百年一遇的大好创作时机。虽然这么说,实在有幸灾乐祸之嫌。

图片 5

具体时间地点见下图:

但是,君不见,现代瘟疫非典扫荡中国大地时的城市空景,那大而无当、空旷稀松的大学城,被讥为世界最大的区政府建筑的衙门,某县的小天安门奇景,大坝阻断水系而引起的一系列废墟景观,以鬼文化招揽游客的三峡城市,铁路之剑长驱直入的西藏风景,活生生硬性移植到中国城郊的西洋九城一镇的郊区房地产建设,以旅游开发为名义在各地一夜之间冒出的假风景,根本不能自圆其说的伪神话景点等,处处显示出这类风景的危机四伏。如果说什么是中国风景的话,这就是名副其实的中国风景。

一方面,风景摄影家之间观看方式的不同,区别了风景摄影是拍摄调动激发视觉美感的风景还是自然与人共存状态下的风景。另一方面,风景摄影家对于主观介入摄影的不同出发点,涉及到复制自然风景还是借助自然风景隐喻思考,从而在解构物象风景同时再创新风景。

图片 6

王劲松,百拆图

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是核心

16个风景摄影展

张克纯,北流活活

自然观与观看方式的形成,取决于摄影人的成长经历、文化背景以及理想追求,也因此分野了中国传统风景摄影家与现代新风景年轻态摄影人对风景摄影不同的认识、思考与呈现。“追求意境与追求自然的质感一直是风光摄影的两极要素。在近百年的观念嬗变中,我们不难看出血脉的传承、亚当斯的影响以及现代主义观念的渗透。不管是风光摄影还是风景摄影,不管采用什么影像手段,核心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摄影理论家李树峰说。

风景摄影是一个庞大的主题,也是一个日新月异的行业,对于它的研究和关注只会越来越多。风景摄影的创作观念、理念、手法都在不断演进。但是从始至终贯穿着一条线,那就是表现美、表现天人合一的自然观。

然而,面对这样的景观重整与山河变色的严峻现实,我们的许多风光摄影家却是无动于衷,仍然一头奔向边陲,去寻找心目中的美丽与崇高。过度的浪漫、虚亢的艺术追求,无节制的抒情,其结果反而是令人尴尬的单调面孔与千篇一律,与不断变脸的现实景观构成了巨大的不平衡与不对称。

图片 7

图片 8

于是,我们今天所看到并讨论的中国风光摄影,大多数作品让人感到越拍摄,内容越单调;越拍摄,观念与表现语言越同化,因此路也变得越来越窄。他们也许从来不曾想过,丰富复杂的社会景观,有可能因为内容的丰富与表现的挑战而诱发摄影观念与表现语言的分化,而不是同化。结果,这些风光摄影作品,有着可以称为三同的趋同倾向:内容相同,观念相同,语言相同。而风光摄影一词也越来越成为一个封闭的拒绝其他可能性的词汇。它也因此只可能与艰苦跋涉、辛苦等待等体力型的娱乐活动等同起来,而不是一种充满精神性的创造实践。许多政治正确的风光摄影作品将自然静止化,将其作为一种与人的社会活动对立的存在,导致人们思考自然与社会关系的能力退化。这样的作品将人与自然的关系简单化,满足于给出自然的单一面向的特点。这样的美丽风光,遮蔽了实际上变得越来越严峻的创伤累累的现实与自然的景观,阻挡了从人类与景观的关系思考现实的进路。同时,现在占据摄影媒介版面的大多数风光摄影作品,却又是作为一种雄性原理的证明而存在。它通过将风景性别化来建构一种只适合于男性活动的话语,并因此不动声色地把女性从风光摄影中排开去。

如何理解自然与人的关系,恰恰是我们与西方看待世界最本质的不同。中国长期农耕社会中,形成崇尚自然天人合一的自然观,忽略了以人为本。因此要向西方学习,在风景摄影中强调人在自然中作为主体的存在意义,强调人在摄影创作中的主观性;这也是视觉艺术发展中,艺术家摆脱自然具象的想象局限,树立人的主体意识,创造观念摄影的由来与必然。

《雪峰传奇》致敬展

因此不得不提出问题是,为什么中国的风光摄影家对于这些现实景观不愿一顾?是什么样的动力、利益甚至内在恐惧在驱使他们走南闯北,去拍摄那些无关现实痛痒的风景?摄影媒介、摄影团体、摄影器材厂商等对于这种现象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它们利用制度影响关注主导了什么?造就了什么?因此也同时回避了什么?各种建制性的事物对于当代风景摄影表现起到了什么作用?当资本与权力正在兴高采烈地为改变景观而大肆展示其力量时,摄影要做和能做的又是什么?

图片 9

摄影:孙成毅、陈业伟、龙江

著名策展人王保国认为:“新风景,是对社会和自然有了新认识。它的意义是全球化运动、互联网思维、 WTO与二次思想启蒙背景下,出现的以摄影为手段,对当前社会发展与社会问题的反思性、反讽性、批评性、探索性的社会文化活动。它追求的不是单纯的审美结果,而是社会与审美的复合结果。它很残酷地宣告了风景摄影中多愁善感和宏大叙事的结束。把人类社会管理好,就是爱自然。 ”

策展人:李志良

在上海师范大学摄影专业青年教师戴菲看来,风景摄影是一种文化现象。“风景本身是没有定义的,只有人的介入才有了意义。 ”他认为,与老一代传统风景摄影家相比,当代年轻风景摄影家具有几方面特点:掌握和熟稔影像各种技术手段及能力,有技术积淀;由于大多数城市生活的背景,城市生活经验打破了以往传统山水摄影的概念,作品多有涉及城市景观中人类新的生存空间;有思考深度的学术性拍摄,有明确的定义性和方向性;希望通过努力扩大中国风景摄影的内涵和外延,构建一个广义的中国风景摄影框架。

从3个不同高度观看下的8000米雪山

图片 10

地点:图书馆1号展厅

不可否认,从面对山川大河满怀激情到如今充满忧患,这其中不仅仅是成长背景的不同。强烈的忧患意识和自觉的使命感;独立敏感,有个性、有见地且不断打破常规、打破传统的创新意识;具备东西方从古至今的艺术史论及现代文艺理论系统,同时能够不断学习掌握世界文艺思想及视觉艺术前沿思想及观念,专业学术视野开阔……这些都是我们从新一代风景摄影人身上看到的希望。

图片 11

当曾经的满目风光去山水的现象成为普遍,人满为患过度消费淹没了山水风光怡情的本质,你的镜头选择怎样的观看?

《共同观看下的潮汕民俗文化》摄影展

来源:中国艺术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摄影:蔡焕松师生7人

责任编辑:

策展人:蔡焕松

潮汕的年俗是一种敬神又娱乐的群众性民俗文化活动,传承和发展了潮汕地方民俗文化中的审美情趣,既满足百姓休息娱乐的文化需要,又以祈神偿愿的形式慰籍乡民媚神敬圣的心愿。

地点:饶宗颐美术馆展厅

图片 12

《家山水》中国摄影画廊推荐展

本文由天宝彩票app发布于天宝彩票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神州风光拍录外延增添化的通首至尾的经过和熏

关键词: